>

此去经年,至此终年

- 编辑:www.mgm7991com -

此去经年,至此终年

       看完影片的感想尔尔:
       就电影本身而言,我认为这部电影还是中等甚至中等偏上的,相比于国产的,虽然我不是很想用“国产”这个词汇,某些电影比如小X代,咳咳,恩其他的就不举了。

“一个等字于他人轻于鸿毛,对你我重若千金。万难出口,恐你再受煎熬。然,职责所在,我只能善始善终。”语出电影《触不可及》男主角傅经年。 一首曲子,一支舞蹈,一世誓言,一段触不可及的凄凉爱情故事,一部电影通过时代的推进带动故事的发展。电影《触不可及》由赵宝刚导演,孙红雷与桂纶镁主演。主要讲述从抗日战争时期地下工作者傅经年与舞蹈老师宁待之间曲折的爱情故事,故事时间跨度达70年。此去经年,宁静以待,两人的名字正是他两感情的真实写照。 第一次两人相见形势危急,并无触动心弦的一见钟情,念念不忘的惊鸿一瞥。继后一个迷魅的眼神,一次雨中的牵手,两颗心刹那间因爱砰然跳动,两人伴着《一步之遥》跳着探戈更是让内心的爱意愈浓,然而时局不允,两人不能互表爱意。 图片来自网络 暗杀日军行动让两人再次接触。两次共跳《一步之遥》,让满满的爱一触即发。他完成了任务,她活了下来,他被日军关押,她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抗日胜利,命运让两人在舞蹈教室再次相遇。他说:“你怎么就没死啊?”她说:“我等了你7年。”他们紧紧相拥。 每一次的相聚是为了下一次的分离。国共内战,组织上需要他继续潜伏,他让她忘了他,他要和别人结婚。抗战胜利,他说:“如果战争结束,我能来找你吗?”她的笑容溢满了幸福。 她从上海去重庆找他,他却善始善终,去台湾潜伏,他们在雪中最后一次相拥跳舞,再次分别后她在战争中被炮火带走。多年后,他回到大陆,在她的墓前跳起了当年那支探戈,只有一步之遥,却触不可及。 图片来自网络 在一首探戈舞曲中演绎的一生,没有过多的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的故事,只有彼此的痴情等待。没有朝夕的相伴,没有携手的尽头,即使时空转变,即使遥遥无期,即使相见无望,但是宁为爱情,付出一辈子的等待。 对于傅经年,爱情不在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他们的爱情,是等待中的平凡,平凡中的伟大。对于宁待,等待是他们爱河,是相爱幸福的河流,亦是阻碍他们爱情的河流。一辈子,两件事,爱与信仰。对于现代大学生,即使没处于那时的特殊时局,对爱情是否也需要更多的思考和理性呢? 从电影中感受到爱情的真谛不是一点,诸多的点触动着观影者内心深处关于爱情的全部。是未恋爱的对自己爱情的渴望,是恋爱中的对自己目前爱情的对照,是同为暂时异地爱情的内心感情的触动。所有的都在告诉我们:爱情,无论是平凡、是曲折或是轰轰烈烈,我们都要珍惜。面对爱情随随便便,那是对爱情的亵渎,也是对自己,对那个他她的不负责。最美的爱情应是遇人一白首,择一居终老,不要让爱情《触不可及》。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心中生尘(来自豆瓣) 来源: 我最喜欢的中国电影有两部,一是《一生一世》,一是《触不可及》。 两部都是悲情电影,让我辗转多年都难以忘怀,一提起满心唏嘘。 《触不可及》,听名字就悲凉丛生。在我看来,人最悲戚的是可望不可及。电影的男主叫傅经年,女主叫宁待。瞧,赵宝刚连名字都设计的这般巧妙,负你经年,安宁等待。故事追溯到民国年间,军阀混乱,他们在抗日、内战的背景下相遇。男主是潜伏的特工,女主是清俊的舞蹈老师,乱世佳人,阴谋怪论,一瞥明媚皓齿翩若惊鸿,一束军装革履低沉冷静,二者怎会不碰撞出爱的火花? 宁待偏爱跳舞,一首Por una Cabeza,将他们之间若有若无的好感擦出暧昧的气息,他们在乱世中内心的孤独由一首探戈舞曲引燃,他们犹如细雨打湿了的干柴,只要多加一股火苗,他们就宛若新生,情愫疯涨。那首探戈舞曲,中译名叫《一步之遥》。正是这一步之遥,一步差, 步步差。 两人身份的阻碍,是横沟,是不幸。开端朦胧的情愫被傅经年硬生生深藏心底,也许,他认为,在这险象迭生的路途下走不出一条属于自己和宁待的路。他心中的天秤偏向了组织,弃了宁待。可哪怕八年的分离,也仍然没有阻挡两人早已种下情意的种子,想念的洪水泛滥成灾将他们又带到彼此身边,喜极而泣的背后却是相见容易相守难,一个是国民党高官,前途似锦,只等时机高升,一个是普通百姓,是男主孤独时的安慰剂,是生活的美味鸡汤,却不是事业上的兴奋剂,不是温饱主食,并不能赋予他任何力量。潜伏下组织上的压力,自己肩负的责任,让傅经年又一次选择了家国。傅经年和宁待注定只能共患难,不能共繁华。 又是两年的分离,这时傅经年已娶了高官家的小姐,重遇宁待后,二人 皆是感慨和平静,我却看到了两人平静眼眸下藏着的暗涌波涛,傅经年说: “如果战争结束了,我能来找你吗?”宁待似是欣喜的点点头。后来在渡江战役前夜中,傅经年接到组织下达的任务,两条路,A:谨守岗位,继续探入敌营。B:放弃潜伏,过平凡生活。一条路是为了国家,放弃宁待,一条路是放弃责任,与宁待相守。 A or B? 一曲传世不朽的探戈再度响起,傅经年与宁待在雪夜中相拥而舞,宁待 或许此时还在幻想着日后美好的日子,还谨记着他答应她再也不分开的誓言。 “你跟他们先走吧。” “嗯?那你呢?” “我还有点事情。” A or B?他选A。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去守护他的国家,去履行他的责任。 “我不等你了,可以吗?”“我不等你了!”宁待凄厉的尖叫着,颤抖着,眼眶的泪无助的闪烁着,她痛苦的跑走了,她不等了,她累了。十年,十年的等待和渴望,终究还是换来了无比惨淡的结局收场。 电影正片里,我最喜欢的台词就是傅经年写给宁待的信中:“一个等字,于他人而言,轻若鸿毛,于你我,重若泰山。万难开口,恐你再受煎熬。然,职责所在,我只能善始善终。”一句职责使命无可奈何,一程革命路途遥遥无期。一口千金诺言薄如蝉翼,一念苦苦思寻望眼欲穿。 与君生别,再不可及。一步之间宁待经年,每次来都是为了告别,不断的希望、不断的等待又不断的失望。只有等待过的人,才知道,等,是如何的催人肠,磨人心。贯穿始终的一步之遥,永远没有尽兴的探戈。最终的探戈还是在傅经年在宁待的墓前独自跳的,当他回归祖国,想要弥补当年的遗憾,想为内心的呼喊画上句号,却收到一张黑白胶片时,才知晓,宁待死于渡江战役的那个晚上。他微微一笑道:“挺好。”如果不是死在那天回去找他的路上,而且在海岸另一头孤独等待,直至终老,那种刻骨铭心的悲戚,让他不敢想,不愿想,他想宁待终于不用等了,而他也已到了迟暮之年可以去陪她了。所以,挺好。 相聚相别相思终难相守,薄田小酒佳人一步之遥。至少宁待和傅经年是有一段美好的时光的,当傅经年马不停蹄地在为使命而奔波时,是宁待的纯洁,清俊,让他久久不曾起伏的心荡漾了一层涟漪,他的内心这时就一个召唤他停下来的声音,可每次却又不得不继续赶路。可见大时代下的小人物是别无选择的,家国面前,个人的荣辱、生死、情感,都是微乎其微,轻略不计的。一步之差,步步相差,无可奈何的哀悼变成了电影的主题,生与死都不再是拿来当噱头的泪点,时代给予爱情的生存的空间不足,更让爱情有了时代的烙印。他们的爱情被动荡时代冲刷的支离破碎,而由此又让人敬畏爱情,致敬和平年代的爱情。 那些忽远忽近的爱情,复复杂杂的心理,令人动容的钢琴曲和激情的探戈脚步犹如咏叹调,道尽爱情中的酸甜苦辣,也为爱情平添了虐心的旋律。我贯穿着那首凄美的《一步之遥》,遥遥相望,默默无语……

     大家看完这部电影,疑问什么的应该会有很多,我也有,先说说缺点吧。对于一个跟追捧美国大片的我来说,首先考虑的问题就是——逻辑性,或者说现实性。就是电影情节的发生有没有简单或者复杂的逻辑可言。
     
     细节的瑕疵,每个电影都会有,比如宁待徒步来找孙红雷,只有脚上有伤的但是仍然是精神饱满的那一幕我就想不通了,为什么会这样粗心呢?还有贯穿两人的那几次恰到好处的相遇,对吧这简直不能用概率而论了啊!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心中生尘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人想过桂纶镁饰演的角色”宁待“这个词吗?想想这个词,我认为就会有点明白为什么会有邂逅、相遇。宁待,宁待,宁愿等待啊。正因为她无限的等待才换来的那么一次相遇。这么说的话,大家有可能这样想:对于傅经义,他是幸福的;对于宁待,太痛苦了好么(ps:有这样的女生愿意等我卧槽我直接娶了好么!)。

      这么!完美!的爱情哪里找啊?事实上我认为导演也许就是想给予这样一个完美的爱情。给予谁?呵呵当然是傅经义了。别忘的他的身份:地下工作者。

      那个动乱的年代,这样的地下工作者想要有爱情?天方夜谭吧,大家应该都同意的,我认为作者也许就是看中的这点,想要为他们谱写一曲他们的爱情。
      
      这段感情如果放在现实,肯定早就夭折了,但作者就是不断用巧合给予他们二人希望,让他们相遇,说白了给他们机会,但最后的结局.......

      中间跳舞的几段都很棒,我比较喜欢的,我认识一个跳舞的姐姐,看到男女主那么忘我一拍即合,说实话我能理解。作者用这点我觉挺好的,因为有时候不管是什么事,只要两人合拍了,心灵的共鸣什么的,那种feel,都是不言而喻的,就像一见钟情的感觉。

美高梅mgm平台,      但是啊,总的来说,略微牵强的且有点单调的相遇,实在是令观影的我稍微有点蛋疼。坐在船上准备离开的女主跑回城里被炸死的情节本身我不喜欢,哪怕电影这样写,虽然男女主跑回去了但是战争的炮火阻隔了二人的最后一次相遇,最后女主克死他乡什么的是不是也挺好。

       但是这样的话,多年以后的男主找女主的时候,得到她死在渡江前夜的炮火中时就不会说出”真好“二字了,因为男主明白了当时女主跟他一样想要冲破一切束缚在一起的心情啊,这份心情,这种feel,才是最棒的。最好的爱情就是这样吧。

本文由美高梅mgm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此去经年,至此终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