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关抓不住的整整,不是主演更胜主演

- 编辑:www.mgm7991com -

有关抓不住的整整,不是主演更胜主演

很早很早就想动笔了 ,做了太多的心理准备太多的外在包装,几乎就失去了想要表达的心情,太长的时间没有动笔了,失了那份心性那份耐性,似乎也就离一切越来越远。于是还是动笔了,今天的天气阴冷阴冷,很大的风迎面吹来,一切思绪似乎都随风飘开,抓不着捞不着,正如仙道。这是一个人人都拉高了衣服低头疾行的天气,这样的天气,适合来写仙道,写那个捉摸不透的男人。那样的男人,不适合放在阳光下,却适合这,阴冷阴冷的,灰蒙蒙的天气,那样的压迫感。

很少那么迷恋一部作品里的配角,《灌篮高手》的仙道是一道靓丽的风景,不是主角更胜主角。陵南败过,仙道可曾败过?第十三集仙道才出场,7号,190CM,二年级,陵南的精神支柱万能型球员,对时间没概念,散漫“对不起,教练,我睡过头了”“说得这么坦白,想生气都没埑了”,

看到一个女孩这样写:突然很想念一个人,很想念,似乎只有这样想念才是真实存在,于是,我坐在花坛边,望着那个熟悉的窗口,窗口亮着灯,我想他应该在家。这么近的距离,蹬上几步台阶,轻轻地敲个门,想念也就这么近的距离。

说仙道是阳光似乎是一种很表面的想法,虽然在无数的文章里总会反复提及他拉开体育馆的门一声慵懒的“对不起我来迟了”,然后背后是一片阳光铺散的背景。然而,也就仅仅是背景,而已,却不是生命的底色。真正的仙道应该是那样无谓的笑着的,昂着头傲视一切的男人,那种将骄傲融入骨子里的男人,那样的骄傲,不同于流川的冷傲,不同于牧常年王者的霸气,不同于藤真的不动声色,那样的骄傲,只有仙道才有,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图片 1

透过字里行间,我清楚地看到了一个辛苦单恋着的她,她对他想念的距离是零。

于是,他只需要一个笑容,可以让人如沐春风,亦可以给人无尽的压力,亦如那次大条如清田,在仙道一句没有任何杀气的话语下,也会感到不能动弹。那样的气度那样的胸襟,那才是真正的王者。

仙道出场,我要尖叫!!!

某年初秋,去购置几件新衣服,想着有那么一条裙子今年是一定要买的,结果是转来转去转了一整个秋天都没有合意的。

其实那样的感觉是很奇怪的,将骄傲融入骨子里的男人,究竟是属风,属海,还是属于阳光?若是属风,那必是今天这样的风,抓不住留不得毫不留情冲破一切却又让人爱之不已;若是属海,那必是午夜神秘沉默的海,然而懒散的仙道却又像是神奈川慵懒的海,纯粹的不带一丝一毫杂色的蓝,逍遥自由不夹带任何底色。也许神奈川的海是一切的起点一切的终点,那时的仙道彰回归之后单纯一如一个热爱篮球的十八岁少年;而若是属于阳光呢?那是否是灼烧沙漠的炽热光线,他面对我们背对阳光,然而他身后的光线太过明亮,于是他成为那唯一的暗影,让人看不真切,于是,无法直视。怎样的,才是仙道?

像小说的世外高人一般助主角成长,他与湘北的比赛最多,在动漫《灌篮高手》有三次。第一次比赛出场也是湘北全国赛前的热身,主角--10号樱木花道,188CM---如野性怪兽般,毫无根据的自信,浮夸的屌丝逆势,非专业的代表人物;与仙道是没有可比性的;评论樱木是沉不住气的家伙

去年夏天,我们一家到上海探亲。下午,我一个人从宾馆跑了出来,想着逛逛上海市井中弯弯曲曲的小巷,听听韵味十足的“阿拉上海人”的惬意小调。就这么孤清清地散着步,在上海一条偏僻的冷巷子里,看到一个铺子,随手推门进去,那墙壁上赫然挂着的一条裙子,竟然就是几年前我觅来觅去不曾觅到的,立刻就呆在了那里。呵呵,我找你找得如此辛苦,原来你是躲在这里了。

也许,其实什么都不是,那种将骄傲融入骨子里的男人其实他只属于他自己,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再好又如何?他,不稀罕。

图片 2

那个铺子的主人是个男子,长得高,1米85的样子,按张小娴的话说有着一头愤怒的头发。他慢慢地转过身,一双眼睛看过来,秋水一样,对我浅浅一笑。我立刻想起这双眼睛我是真真切切地遇到多次了。是在… …《灌篮高手》里,叫仙道彰的那个家伙。 他的微笑,灿烂得一塌糊涂却又漫不经心,便仿佛他的眼眸,看似随和亲近却如海角天涯,永远的遥远与深不可测。

那是一种很让人寒心的想法,他的世界似乎很大可以包容一切,然而他的心其实太小,小到也许只剩下他自己,或者,他唯一想要的存在。于是,似乎并不是他宽容他大度,他只是不在乎而已,他甚至连生气,厌恶,失望这些情绪,也懒得耗费在你身上。他不在乎,于是你永远追不上他,永远在前面的只有一个模糊的暗影,那样的无力感铺天盖地,却偏偏还在祈祷着有一个人能与他同行,因为他一个人,总是会寂寞的吧,那样一个骄傲的人,又怎么忍心让他如此的寂寞。寥落如尘,只影而今。

对待樱木就如自家弟弟般

记得看《灌》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每天早早地放学回家,乖乖地守在电视机前,连邻居叫我一起玩打魔鬼的游戏也咬咬牙放弃了,只是一心盼着仙道彰的出现。甚至用录音机将主题曲录下来,尽管音效十分糟糕,还是拿着Walkman在听。

于是每每我想起输海南输湘北之后仙道的表情,那种没有笑容没有泪水的沉默,似乎也只有那时才有机会对他的情绪惊鸿一瞥,那种面无表情的沉默,让我固执的相信他没有失望没有伤心没有不服,他只是寂寞了,寂寞到没有精力再去掩饰。

11号流川枫,187CM,反弹球,体力极限,很自我的打法,独断独行;可怕的角色,出类拔萃如明星般炫目,技术高超到就独独以此让球队这么信赖的人物,凶恶,不太亲近人,以强劲的球技带领大家;对抗王者海南时三井对他的评价:面目可憎,姿态傲慢,不爱交际又讨人厌的嚣张小伙子,想不到这么厉害。

想来十多年就真的这么转瞬即逝了。然而仙道初现时,那一抹孩子气、可爱得无以伦比的笑容,却一直在脑海中清晰得宛如昨日。
     “对不起,我睡过头了……”那个高高大大的少年,一头奇异的朝天发,率性不羁的神情,挺秀而微微下垂的长眉,笑起来眯眯的眼,摸摸头,一副不好意思其实并不甚在意的表情。
       在《灌》中,藤真是最俊美的,流川是最冷冽的,樱木是最阳刚的,三井是最帅气的,木暮是最斯文的,牧是最成熟的,水户是最不羁的,赤木鱼柱则是最灵长的(微笑)。

于是想到一直被说着的陵南,一个人的球队,一直被惋惜着的仙道,永远失败的王者。于是每每去想陵南究竟带给了仙道什么,去想当他在球场上呼风唤雨却又四面楚歌的时候他在想什么?当他明明赢了一切却输了比赛的时候他在想什么?当他告诉流川枫篮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时,他又在想什么?

图片 3

而对于仙道,我思考了半天,也许云淡风轻才是唯一能配上他的词语吧。

于是当鱼柱池上离开后他当上了队长后面对全国大赛的责任,他又是如何想的,那个仙道,那个在所有人眼里无所不能的仙道,在那样的时刻,在那样的可笑的宿命式的失败面前,他有着怎样的心情,在那种没有笑容没有泪水面无表情的沉默之下,在那样的深深的寂寞之后,他又有着怎样的心情。

王牌对王牌

记得当时班上的同学都在为流川撄木孰好孰坏的问题在争论不休的时候,我却与邻座的男生在一起收集仙道的方便面卡片。想来那时的自己真是执著。

那时的眼神不是仙道彰的眼神,却只有那时候的仙道才是真正的仙道。

流川枫VS仙道彰,专业对专业,高手对高手,无论身高体型外形,两人是无比的接近,一等一的美男子。仙道在个人魅力上,是更成熟的,让人更舒服的豁达从容,在篮球这个竞技上,明显仙道体力与技艺上更胜一筹;

清楚地记得, 在陵南对海南的一战,鱼住冷冷地对王者海南的牧说,“神奈川的No.1,你今日要让出!”牧绅一傲然地回应,“你办不到!鱼住!”而那时,鱼住的回应却是,“不是我,是我们家仙道!” 仙道愕然转头,瞄了瞄战意勃然的牧,却没多说什么,只是耸耸肩,笑了笑,一句“真为难”。
      不自矜,不谦卑,不热烈,不冷漠,不拒绝,不解释,不多言。
      随性得悠然。

点滴天明,其实只是我一个认真的祈盼而已吧,之后就是天明了吧,再没有那深深的无力深深的寂寥,再没有那站在窗前似乎要与那浓重的夜融为一体的背影,再没有伤痛与伤感,他依旧可以推开体育馆的门挠挠头抱歉地一笑说一声:“对不起,我来迟了”,身后是阳光毫不吝啬的铺散开来的灿烂背景。

图片 4

又记得他在海边钓鱼的样子。辽阔平静的大海,静谧无人的时空,一个人独坐。
仿佛一人便是天地。

然而,若是那长夜漫漫没有尽头,怎么办?若是那更漏声一声一声敲下去,绵延不绝没有终点,怎么办?那样的人生,是否真的能够,等到天明?

狐狸流川枫体力弱水是一大缺点

他安静得让人舒适, 拿着鱼杆就像拿着篮球,在哪里都是这么和谐。

Akira Sendou,仙道彰,如果我只记得那个笑得懒散而云淡风轻的仙道,那该多好,偏偏又看到了那份骨子里的骄傲,那种捉摸不透的从骨子里透出的冷。其实云淡风轻之后,又有谁能懂他?

第一场湘北VS陵南,他就跟自己的教练意见相左:不认为湘北是弱队,气得教练跳脚:连王牌也说出这样的话;这一比赛,一开始他也出七分力,漫不经心;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喜欢上了钓鱼,喜欢去八大关的天涯海角望着腾起的巨浪,脑袋靠在爸爸的肩上,一边安静地钓鱼,一边聊着自己的心事。

骄傲却非张扬,那种将风融入骨子里的张扬只可能属于米罗;冷淡却非冷漠,那个袖手微笑冷眼旁观的,只会是法伊;无法忽视却又不如手冢那样强烈的存在感,是不是,只有抓不住的,才是仙道?如在云端。

图片 5

那个店主走过去,从墙上摘下那条裙子,递到我手里,“小姐,算你识货,是好东西。”我们连价钱也没有讲,就成交了。店子开得偏,又不逢周末,来得人自然是少。后来,我们随意地有一句没一句地攀谈起来。我向他请教起上海的小吃和风土人情之类的。他也细心一一做了解答.末了,他送我一只青瓷杯,说“给你,不要钱。”明净的眼睛看着目瞪口呆的我,我也就拿起杯,说声谢谢,转身离去。

悠哉到没人有

走在日落的上海石子路上,咿咿呀呀的上海小曲依然在耳边荡来荡去。我小心拨开包裹着青瓷杯的旧报纸,一层又一层,这才发现杯上赫然画着一只大大的篮球。

当比分被追上来时,他马上来劲与大猩猩对决,设计对方打手犯规加罚一球(全国比赛时,先诱使宫城犯规再进篮得分,无懈可击之高手如林;摇身一变得分高手球员;仙道一开火,湘北就溃败)。最后几秒救场,比赛结束后他犹如长者般对樱木说:“如果想要击败我的话,还要努力练习才行”

图片 6

手掌被樱木怪兽捏红肿。。。。

长人对决:海南VS陵南,真正的王者对决。最能发挥仙道才能的后卫控球:组合队形,球场上的教练;让福田去得分,视野的广阔,战略的应用,传球的灵敏度。一上来就遥遥领先29分海南,当鱼助技术犯规被迫退场;明明失去胜算,陵南人们的眼神却似乎告诉大家,没关系,还有仙道。

图片 7

我们有仙道!!!

仙道的笑容很浅,但笑意却极深,让人捉摸不透,却也令迷妹回味无穷。从很多环节上都看出仙道城府很深,很有计谋,却又坦荡高洁,绝不屑于去算计人却一切尽在掌握;比之藤真总多出那么股男子的潇洒气概在其中。他是让人心生艳羡与敬意的队员、对手。仙道的像极了金庸武侠洪七公的特质(七公可是老头,仙道是美男子),是绝顶高手对于名与利却看得无比清淡,正气凛然却又诙谐幽默,有暖男性格却自成一格。散漫的家伙喜欢独自在海边垂钓,似乎他总是远离烦嚣人群的。

图片 8

众望却不归

仙道对流川说,篮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他是王者,却不能进入全国比赛。有时,不得不推敲作者不让湘北赢得全国比赛,是不是就是想让给仙道一起去完成?

试问谁不折服在这兼备天高地阔的云淡风轻,却又散漫不羁,同时又成竹在胸,左右大局,不经意谈笑间能使对手灰飞烟灭的王者风范。

图片 9

仙道彰

本文由动漫动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有关抓不住的整整,不是主演更胜主演